首页 > 理事专栏 > 正文

芦超·法袍下的仰望者

  • 2015-12-14 14:37:29
  • 来源:北京青联

\

芦超

北京青联十届委员,全国青联委员。达斡尔族,无党派人士,法学硕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长。
 

虽然没有听过芦超唱歌,但从他富有磁性的如新闻主播般字正腔圆的发声中就能判断,他唱起歌来一定音域辽阔,荡气回肠。之所以要谈到唱歌,是因为芦超是达斡尔族人。作为契丹族后裔的他们,自古能歌善舞、勤劳善良。

少时成长于大兴安岭,高一时跟随父母来到北京,大学毕业后,芦超被分配到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工作。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审判业绩突出,芦超很快通过法官考试,以优异成绩遴选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市二中院)。

至于他当初之所以考取政法大学从此走上“法律人之路”,其实没什么神秘色彩,属于偶然事件。但做了十几年法官,芦超感觉自己对职业的热爱已经成为深入骨髓的一种情感。

“说起热爱,我觉得这个可能跟个人性格有关系,兴趣使然。另外就是我觉得法官属于专业技术人员,用自己的专业性驾驭庭审,从双方纷繁复杂的说法中尽量还原事件的事实真相, 那个快感还是挺强的。”

“基于上述这两点,我会一直干下去。”这句话,颇有一种法庭上宣读判决书的即视感,但却是他内心的真实自白。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并不是把审判工作当成一个必须定时定量完成任务的枯燥乏味的劳动,而是一项充满挑战和激情的事业,可谓已经由热爱上升到了尊荣感。

虽然也曾从事过民事审判和行政审判工作,但芦超发现自己最热爱的还是商事审判工作。“商事审判与传统民事审判是有较大差别的。商事审判要求法官在依法公正审判的同时,更注重保障社会经济效率,维护交易安全,尊重商业判断和商业惯例。由于商事交易具有复杂性,相关法律规定的技术性也极强,就需要商事法官对各项商事交易的复杂性规则有充分了解和掌握,并准确运用到审判实践中去。判决一个公司是否应当解散可能就是判决书中简单的一句话,但涉及的却是公司股东、职工、债权人等不同群体的复杂利益博弈,需要经过审慎的斟酌考量。这很考验法官的智慧,商事审判的魅力也恰恰在于此。”

他语气温和,没有架子,与人为善,但回答问题深思熟虑,用词严谨。你问他的每个问题,他好像都能最后说回到跟法律相关的话题上。在这一点上,他变得健谈起来,思维跳跃起来,那份已经刻在骨子里的自信不由自主外露。

他在工作中坚持下乡就审,为困难群众参加诉讼提供各种便利。在朝阳区高碑店乡挂职乡司法所副所长期间,他带领司法所干部开展人民调解和社区矫正工作,调解基层纠纷280余件,探索完善社区矫正工作机制,解决社区居民的实际困难。

他办案总是多行一步,尽量帮助争议双方当庭化解纠纷。“我们审理案件,主要职责是依法公正判决。一般来说,审判和执行是两个不同环节,但如果在审判这一环节,法官作出裁判的同时就促成当事人主动履行义务,这无疑是一个审判工作的理想境界。”

审判实践中,这种理想境界很难完全达到,只能是尽量促使双方找到利益的平衡点。下面这个案例不仅充分体现了芦超在审判中努力实现“案结事了”,更体现了他作为一名少数民族法官在处理涉及少数民族案件时的敏锐和智慧。

\

法庭上的民族情

 

2015年4月21日,由芦超担任审判长的一起涉及新疆籍少数民族群众的买卖合同纠纷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审理。

有着十几年的审判工作经验,芦超审理商事案件驾轻就熟,唯独审理这起案件,让他着实费了一番功夫。原本可以不超过1个小时的案子,调解了将近5个小时才审结。

这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事实比较清楚,双方争议点也较为明确,其本身并不复杂,难就难在“案易结、事难了”:原告新疆籍小伙阿卜杜拉(化名)不通汉语,对司法程序不了解,使其尽管在该案一审中赢了官司,却无法立即拿回货款,心情很是焦急。

阿卜杜拉来自新疆和田,在北京销售家乡特产大枣与核桃。由于缺乏资金,阿卜杜拉向和田的银行申请了抵押贷款用于经营,向银行抵押了家里的房屋,并向和田的乡亲们赊购了部分干果。经营期间,阿卜杜拉向北京的A公司销售干果,A公司拖欠阿卜杜拉80余万元货款,迟迟不还。阿卜杜拉不得已把A公司告到了法院。一审法院的判决支持了阿卜杜拉主张欠款本金和违约金的诉讼请求。随后A公司以违约金过高为由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诉,阿卜杜拉则认为A 公司的上诉是在拖延时间,对法院允许A公司上诉十分不解和不满。

案件上诉到北京市二中院之后,法院领导十分重视,指定芦超担任本案的主审法官,与李晓波、杜彦博两位法官组成合议庭,并要求依法审结此案,用法律来保障民族团结, 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根据一审卷宗记载的庭审情况,合议庭注意到阿卜杜拉主要的诉求是尽快要回A公司拖欠的货款,用来清偿银行贷款和拖欠乡亲们的货款,A公司上诉的主要理由是认为违约金太高。如果二审法院只是简单判决结案,一旦A公司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阿卜杜拉还需要通过强制执行程序去追讨欠款,费时费力。所以办好此案的关键不仅仅是公正审判,而且要高效快速解决纠纷。如果双方当事人能达成调解,A公司能尽快将欠款还给阿卜杜拉,解其燃眉之急,无疑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在厘清了本案的法律关系后,芦超开始思考应当如何引导原告这位少数民族小伙子相信法院、相信司法公正,依靠法律解决问题。“对于一审法院审理该案过程中出现的语言沟通不畅的问题,我心想,如果能找到一位专业称职的维吾尔语翻译,一定会让阿卜杜拉充分信任司法机关,那么在庭审过程中他就能更好地参与诉讼,作为法官也能更好地驾驭庭审进程。”

于是他向北京市民族联谊会寻求帮助。没过几天,北京市民族联谊会就推荐原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外联部主任妮莎(维吾尔族)担任本案翻译。芦超安排妮莎提前与阿卜杜拉进行沟通。庭前沟通起到了积极作用,既赢得了阿卜杜拉对法院和翻译人员的信任,也让阿卜杜拉明白了法院依法公正快速处理此案的态度。

当天庭审中,芦超凭借丰富的审判经验,有条不紊地驾驭庭审,有效地控制了庭审节奏及当事人情绪,保障了当事人在庭审中行使各项权利,引导当事人在庭审中充分地讲事实、辩法理。阿卜杜拉十分坦诚,表示愿意适当让步接受调解。他通过妮莎向法庭讲述了需要A公司还款的紧迫性,因为5月1日是偿还银行贷款的最后期限,如还不能还款,银行将会采取法律措施甚至是拍卖抵押的房子。合议庭给双方当事人讲明利害,分析得失,主持双方协商了一个又一个的调解方案,使双方的差距一点点缩小,从下午2点开始调解一直到下午6点45分才促成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这起案件结案后,阿卜杜拉和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三位法官表达了赞扬及感激之情,并对翻译妮莎表达了深深的谢意。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办的《中国民族》杂志专门派记者对此案的妥善处理情况进行采访,并以汉、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朝鲜、英六种语言对此案进行了详尽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当与记者说起对芦超的印象时,妮莎称赞说:“我眼里的芦法官是一位非常有正义感的好法官。法律以保护人民的合法利益为根基,芦法官通过具体案件的审理让少数民族群众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保障,是他让法律有了‘跳动的心脏’。”

作为一名达斡尔族法官,芦超深切体会到民族团结的重要性:“由于地区、文化及教育背景的差异性,一些在北京经商的少数民族群众对法律程序以及司法机关缺乏了解,遇到困难很少主动诉诸于司法途径解决,这些少数民族群众更需要社会的帮助。当他们遭遇不公正对待又不懂如何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时,就可能引发社会的不和谐。作为法官,我从自身做起,带领同仁一道秉公审案,平等保护各族群众的合法权益,让每个当事人都体会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

\

 

现在我们要回过头来再说说芦超这个从业十几年的法官,或者是作为法官的社会人角色。

法官的工作撑起社会和谐的天平。何以见得?如果去观察法徽,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杆秤。除此之外,世人看法官还都爱用“尺子”来作比喻。芦超不反对这个观点,索性沿着这个说法说开去:法官的职业规范就是要带给社会公平和正义,做一个平衡器,一把尺子。当遇到有一些事情,双方当事人自己无法处理但需要判断是非曲直的时候,我们的角色恰好是这把“尺子”。

天平、尺子、平衡器,由古至今,比喻太多。审理、调解、判决,公平正义,是为法则。

如何实现公平正义?第一点,应该坚持较高的道德标准,第二点,要有较高的专业水平,包括法学基本理论、适用法律的能力。作为一个法官如何能做出准确的裁判?第一是全面查清事实,第二是准确适用法律,第三是严格遵守法定程序,通过这三点达到实现社会正义的目标。

这是他习惯的说话方式,用列序的方式解释司法工作的逻辑和准则,且保持对这个社会审慎的观察态度。久而久之,他奇怪那些漫无边际的流言怎么就能在社交媒体的空间里肆意横行,疑惑人们怎么就一股脑儿地不加以辨认就信以为真并广泛传播。

他保有法官的职业传统身份在观看,凡是他这个层面能解决的,他尽己所能从各个方面予以解决。这是他认为一个法官该做的,就像他认为,要想这个社会正常地发展,每个人都应该各司本职,尽量做好自己的事情。

他感慨最近《有人在青岛消费大虾结账38元1只——警察不管》这类文章特别多。“这种标题是有错误引导性的,不同的政府部门有不同的职责。但在老百姓看来就变成了对公职人员的不信任。”

一方面,很多人期盼社会更加有序。法院审理案件数量持续增长,从一个侧面说明老百姓维权意识在不断增强,愿意选择来到法院寻求正义。“人和人之间有时会发生矛盾纠纷,他们选择了相信法律,而不是选择私自解决,就是证明公众法律意识的提高。”

另一方面,很多人感觉现在社会不讲规则的现象较为突出。这主要是出现违反社会规则的现象时,没有及时进行规制。“比如为什么碰瓷的事件屡屡发生,就是因为对这种人缺乏必要的惩罚。他碰瓷成功了,就会有经济利益,他不成功也没有什么经济成本。”

这就是现实,我们所生活的利益驱动行动的时代——洪波涌起星辰灿烂,真实和伪装颠倒存在无人指认。但总期盼美好终将到来吧,“只有对这类人予以规制惩罚,才能做到真正的惩恶扬善,引导社会秩序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面对新一轮的司法改革,芦超也深感“既是挑战,也是压力,法律人大有作为”。司法改革其中一点就是要法官精英化,实行法官员额制。法院里现有的部分审判人员将因为暂时无法进入员额而无法行使审判权力,这可能在短期内对法官队伍有一定冲击。但从长远看,改革是势在必行的。一旦司法改革各项措施落实到位,法官实现精英化、专业化,将有利于案件质量的提高和司法权威的树立。当然,改革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因地制宜,循序渐进应当是正确的选择。

不论是一个法律人,还是一个社会人,总要有点仰望星空的念想吧:不是空谈理想的浪漫主义,不是嫉恶如仇的现实主义,介于两者之间,介于平凡和超凡之间,那可能是人性容量最大的一部分。

正是这份容量让我们变得宽广。

北京市民族联谊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57834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3号(青年会大楼)9001 邮编100005
电话:010-65250081 传真:010-64278673 E-mali:bjsmzly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