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事专栏 > 正文

安阿玥 30载新疆情缘未了

  • 2016-06-24 14:08:55
  • 来源:人民政协报
\
手术中的安阿玥。
  让我感到高兴的,不仅仅是几个弟子在新疆干得好,更重要的是通过他们让更多的新疆人得到了更好的治疗。我愿意竭尽所能,多为新疆培养些人才。 ——安阿玥
  最近这段时间,除了科室的日常工作,还忙着做临床科研课题。一天在办公室查资料时看到了一本用绿色绸缎做封皮的相册,里面的照片已经发黄,首页上写着:“赠送给安阿玥老师作为留念新疆卡尔曼、卓娅、帕坦姆、地力夏提一九八七、五、十九”。这本相册是1987年我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做完培训后,4个弟子凑钱买的,这几行字还是他们请汉族医生写的。这么多年,我数次搬家,却始终珍藏着这本相册,它是我与新疆30年情缘的见证,记录着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
珍藏了近30年的老相册。
  30年前的约定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只是中国中医研究院(现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肛肠科的一名普通医生。当时30岁出头,年富力强,通过名师指导和刻苦学习,很快掌握了各种肛肠手术疗法。可能是我接诊过几位新疆维吾尔族患者的缘故,不少新疆群众知道了在北京有一个回族医生,技术不错,人很热情。
  当时,新疆地区的医疗水平有限,开设肛肠科的医院并不多。有些医院虽然有肛肠科,但依然采取传统手术疗法,创伤大、恢复慢、并发症多,而且不太规范。那个时候在北京已经流行不开刀、创伤很小的硬化剂注射疗法了。恰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民族处任处长的郭秀莲认识我,就邀请我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医院办肛肠医师培训班。
 
\
受到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厅长的热合甫•阿巴斯接见。
  就这样,1985年我首次踏上了新疆这片我一直向往的土地。我在乌鲁木齐待了半个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医院讲课、示范手术、到各家医院参观,每天都安排得满满的。维吾尔族医生高兴得不得了,学习十分认真,课讲完了、手术示范完了,纷纷围过来提问,让我感到了边疆地区医生对医疗技术的渴求,也感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首次新疆之行很成功。1986年,中国中医研究院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达成协定,每年为新疆少数民族培养3名肛肠科医生,这项工作由我来执行。30年来,我在新疆举办了数十次讲座和培训班,为新疆培养肛肠医生超过30名,其中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医生。这项工作一直持续至今。
  三位出色的新疆弟子
  从医近40年,要说我干出了点什么成绩,三句话可以概括:发明了一个肛肠疾病新药(芍倍注射液);创立了一套肛肠疾病疗法(安氏疗法);培养了几个好学生,其中的三位新疆弟子一直是我的骄傲。
  一位是吐鲁番地区维吾尔医医院的维吾尔族医生阿布都。说是弟子,其实他比我还大一两岁。1985年,我第一次去新疆办培训班时,阿布都就来了。1989年~1990年,他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派到北京进修3个月,那时我任广安门医院肛肠分院院长。他很珍惜这次进修机会,一来就直率地告诉我:安老师,我要学点真本事。摆在他面前的第一大困难就是语言关。为了尽快学会汉语,他每天都拿着本字典到医院,我说的哪个字、哪个词不懂,立马查字典,同事们都叫他“字典医生”。临走时,他不仅学会了各种肛肠疾病的手术要领,还学会了肛肠科常用的临床汉语。在一次聊天时还冒出了一句地道的北京话“傻帽儿”,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回到吐鲁番,阿布都学以致用,将我的疗法与维吾尔医药融合在一起,发挥了很好的效果。后来他成了当地名医,被晋升为主治医师,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2012年从医院退休后,他还开办了肛肠疾病诊所。
 
\
1987年安阿玥和卓娅(前排左二)等人合影。
  第二位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肛肠科医生卓娅。到我这里进修的维吾尔族女医生不多,卓娅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1987年她来的时候只有20多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聪明伶俐,很多知识一点就透、一学就会;她勤勉好学,每天一大早就到科室,很晚才回宿舍,整天跟在我后面,问这问那。在进行肛内脓肿手术的时候,我叮嘱她,这个病的特点是患者会发烧,局部有红肿热痛,还要注意患者有没有内科疾患或者外伤、感染等。她马上就问:主任,您说的内科疾病指什么?我告诉她包括糖尿病等疾病。她的记忆力很好,一年以后她进修期满,我还特别“拷问”她,没想到告诉她的东西,她全印在脑子里了。她还笑着对我说:“老师,您说的我全写在本子里了,汉族有句话叫‘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就是这种学习的劲头让她回到新疆后很快成为了一位有名的肛肠科医生,后来被评为副主任医师。
 
\
安阿玥和常青(左一)等医生探讨病情。
  要说我在新疆的哪位弟子事业做得最大,当属伊宁的常青,他开办了新疆最大的肛肠专科医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痔瘘医院。他是汉族人,祖籍天津,是我所有弟子中“最有心”的一个。
  为了拜师学艺,他走遍大江南北,考察了多家医院的肛肠科,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我这里,此时我已到中日友好医院肛肠科工作。1994年他来京进修,学习了直肠脱垂、高位肛瘘主灶切开对口引流等比较复杂的手术。他经常给我打电话,每一两年就来京看我一次,一来表示问候,二来打听新技术。最典型的就是他一直关注我的芍倍注射液的研发进展。1994年这个药基本成熟,可当时还是院内制剂,他就跑到北京向我讨教,并把新药拿回去尝试,发现与硬化剂相比,新药可使局部坏死和大出血的风险大大降低,给我打电话时,他高兴得不得了。2003年芍倍注射液上市批量生产,他迅速在临床上广泛使用,并成为安氏疗法在新疆的主要推广人之一。没几年,他的医院规模翻了一番,床位由原来的50张扩大到了100多张。由于他医术高明,当地百姓都称伊宁痔瘘医院为“常青医院”。
  事业快速发展的常青曾动过离开新疆到东部大城市发展的念头,被我极力劝阻。我对他说:新疆人民需要你这种有本事的医生,你在新疆比在东部的发展空间更广阔。后来,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安老师,没有当年您的一番话,就没有我在新疆的今天。”
  常青的孩子子承父业,都当了肛肠疾病医生。去年我被调到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工作,9月,他来京看望我时请求我收他的孩子为徒。看到他望子成龙,看到我的疗法在新疆又有了新的接班人,这个伯乐我是当定了。
  一生的挂念
  新疆是我去得最多的少数民族省份,每次去都有新变化、新感受。特别是近年来,新疆发展日新月异,百姓健康水平有了明显提升,作为少数民族的一员,我倍感振奋。
  这几年,我的工作太忙了,加上身体状况不如以前,去新疆的次数少了。但我始终挂念着新疆。只要是新疆来的进修学生,我都要亲自安排带教;只要是新疆来的患者,不管是肛肠科的,还是其他科的,我都会尽心竭力安排。2008年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后,每次只要全国政协有赴新疆的调研视察叫到我,我都会协调时间,全程参与并积极为新疆发展建言献策。
  今年10月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将迎来60周年生日。在此之前,我准备安排一次赴新疆的肛肠疾病讲座、义诊,并为当地赠送一批药品和我主编的新版《肛肠病学》和《肛肠病诊疗图谱》,就算为这一重要纪念日献礼吧!
安阿玥,回族,1954年生,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会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肛肠科主任,主任医师,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安氏疗法创始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1年在第四十届布鲁塞尔世界发明博览会上获“社会事务部奖”、个人研究最高奖“军官勋章”、项目“金牌奖”三项大奖。
 

北京市民族联谊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57834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3号(青年会大楼)9001 邮编100005
电话:010-65250081 传真:010-64278673 E-mali:bjsmzlyh@126.com